辅仁药业朱文臣被举报侵吞国资、超生 政府介入 (转发)

向下

辅仁药业朱文臣被举报侵吞国资、超生 政府介入 (转发)

帖子  14444142 于 周一 十月 19, 2015 10:03 am

中国经济网北京10月19日讯(记者 臧允浩)近日,曾数度登顶河南富豪榜的辅仁药业董事长朱文臣,因一封实名举报信而陷入舆论漩涡。

在实名举报信中,实名举报人武姣姣列举了朱文臣超生、贷款诈骗、侵吞国有资产等7项内容。举报中提到,上市公司辅仁药业的重要控股子公司河南辅仁堂制药有限公司等,在向银行贷款申请资料中存在销售收入和净利润造假情况。举报人还称朱文臣侵吞国有资产,盗用“宋河粮液”商标,造成国有资产流失,并借此起家。

公开信息显示,朱文臣除了担任辅仁药业董事长外,还担任全国人大代表。不过,辅仁药业官网先后发布两份声明予以否认,称‘举报材料’,纯属歪曲拼凑,毫无任何事实依据。

日前,中国经济网记者则从河南鹿邑县政 府方面获悉,当地已成立联合调查组,正针对举报一事展开调查。

举报信列朱文臣“七宗罪”

中国经济网记者从武姣姣手中获得的举报信显示,其列举了“中 共 党员、全国人大代表、河南省工商联副主席朱文臣”七项问题,包括违反计划生育法,严重超生;长期保养情妇,有私生女一名;躲避监管,将部分家人户口违规迁至北京;贿赂政 府官员,获取全国人大代表资格;贷款诈骗,向国外洗钱,非法转移资金,境外购买豪宅;伪造业绩,税票,骗取银行巨额贷款;侵吞国有资产,盗用“宋河粮液”商标,造成国有资产流失。

武姣姣在举报信中提到:朱文臣共有6名子女。其中有5名子女是妻子所生,小女儿为情妇所生。武姣姣告诉中国经济网记者,多年前,其亲属在朱文臣危难之时,对他有救命之恩,也喝过朱文臣小儿子的满月酒,当时朱文臣的大儿子也在。此外,朱文臣的女儿们经上海乘机去美国,也是其家属亲自接待。

“超生的这些子女都是亲眼所见,绝对属实!六个孩子是公司、当地人尽皆知的事”,武姣姣说。记者注意到,举报信里,武姣姣还附录了“超生子女”的身份证号。

此外,举报人武姣姣还指出在超生子女的户籍问题中,朱文臣涉嫌行贿受贿等违法犯罪。武姣姣表示,朱文臣将其妻及所生的两个女儿在不符合条件的情况下迁到北京海淀区落户,逃避超生监管。

在举报信的“贷款诈骗、向国外洗钱,非法转移资金”这一项中,武姣姣写道,朱文臣与其“前妻”刘某,长期通过地下钱庄将诈骗的部分贷款从公司账户做技术处理后不断地洗往美国,还经常携带大量美金出境。2014年1~6月,朱文臣携带20万美金由北京机场出境时被海关查扣。历时半年,朱文臣多次找人疏通,交了罚金后才了事。北京机场海关有案件记录。

举报信指出:“朱文臣通过虚构项目和虚假账务处理,将骗取的贷款转移据为己有,与妻子假离婚,并将资金转到‘前妻’与几个孩子名下,高达数亿元人民币。同时将大量骗取的贷款转移至境外,在洛杉矶的阿卡迪亚购买豪宅,在旧金山的纳帕溪谷买酒庄”。

举报信还称朱文臣“侵吞国有资产,盗用‘宋河粮液’商标,造成国有资产流失”。据称:“河南省鹿邑县宋河酒厂原为国有企业,2002年朱文臣买通周口市委一个领导秘书,仿照有关领导签字,廉价收购宋河酒厂,盗取了‘宋河粮液’这个价值数亿元的国有资产商标,且使用至今。2012年时该商标就已估值56亿。当年的所有罪证到鹿邑县工商局查证后便昭然若揭”。

历史资料显示,2002年10月,辅仁集团取得宋河酒厂经营权。当时的辅仁还是个名不见经传的乡镇企业。这无论在药界还是酒界,都引起了不小的轰动。2010年3月5日,大河报曾报道称:“由于种种原因,当时的做法是辅仁药业成立宋河酒业,与宋河酒厂签订财产租赁合同,租赁了其大部分的厂房、设备和其他相关设施,并将宋河酒营销总部迁往郑州,推出平和系列、共赢天下等一系列新品种,很快使宋河酒跃居河南龙头老大地位”。

举报人武姣姣对此指出,正是因为“侵吞国有资产、盗用“宋河粮液”商标的行为,才让朱文臣起了家,有了原始积累。

举报人称一月内投百封举报信无果

5月19日晚,对武姣姣一家来说是噩梦的开始!当日晚11点左右,在上海家中休息的武姣姣丈夫邱云樵突然被来自河北鹿邑县的警方控制,武姣姣也以协助调查的名义被控制到次日中午12点,直到鹿邑县警方把邱云樵带回到县城,其才被准予回家。

据悉,邱云樵曾担任河南辅仁药业集团董事、上海辅仁(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日前,新华网报道称:“邱云樵因涉嫌职务侵占罪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在鹿邑县公安局侦查查明后,目前已提请鹿邑县人民检察院正式批准逮捕”。

据介绍,鹿邑县公安局接到对原河南辅仁药业集团董事、上海(实业)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邱云樵涉嫌职务侵占等相关举报后,经鹿邑县公安局依法侦查查明:2010年,邱云樵利用为河南辅仁药业集团旗下企业——河南省宋河酒业股份有限公司引进投资的职务便利,通过其司机韩某某账户与其妻武某某账户分别收受600万元和200万元,合计800万元非法所得供其个人使用。邱云樵将这部分非法所得资金大部分转移至其妻武某某个人账户,后用此款以武某某名义购买“玛莎拉蒂”高级轿车一辆,利用武某某的名字将部分资金投入股市购买证券,并以武某某父亲的名字在海南购置高档别墅一套。

上述报道还提到,2011年以来,邱云樵在陕西某公司与河南辅仁药业集团旗下一家制药企业的合作中,还先后收取合作方奥迪轿车一辆以及1000万元的巨额款项。

10月12日,中国经济网记者见到了实名举报人武姣姣。谈及丈夫被捕,武姣姣坦言,一开始她的想法是如果丈夫真的触犯法律,那就依法处理。但随着侦查期一再的拖延,举报人通过律师和对公司其他高管的询问,发现事情颇为蹊跷。“我后来慢慢了解到,指控的都是子虚乌有的事。明明是每个高管都有的奖金,怎么能是犯罪呢?”武姣姣说。

之所以会举报,武姣姣对中国经济网记者表示:“朱文臣操纵当地司法,利用相关机构做武器,打击公司内部人以及合作伙伴,迫害高管们放弃股权。举报是被迫害后的愤怒之举,是无奈之举,但举报情况绝对属实!”

武姣姣告诉中国经济网记者,一月间她向各级纪委、各级计生委、各级检察院、各级公安部门、各级人大、组织部、政法委、各级政 府共投递了129封举报信。“为防止收不到,每个机构都是向领导专门投诉,一些科室寄了好几封”,武姣姣说。

不过,武姣姣表示:“举报后,县计生委虽然就超生一事成立了调查组,但调查的方向竟然是去了朱文臣当老板的企业,询问企业员工。而朱文臣则安排员工做伪证,说他只有两个孩子。这种敷衍的调查有意义吗?为什么不去调原始户籍、走访孩子学校、走访无利害关系的群众?”武姣姣认为,举报信中已经提供了朱文臣五名子女,包括一名私生女的身份证号,其实真正查起来很容易,但现在却难以真正进行下去”。

10月15日,鹿邑县计生委负责相关调查的杜主任对中国经济网记者表示:“目前,根据县领导安排,由县级纪检委、公安局、计生委、卫生局、教育局与民政部门组成了联合调查组调查此事”。据其介绍,调查组大概成立了十多天,目前正在调查相关问题,暂无调查结果。

此后,中国经济网记者又向鹿邑县纪检委、鹿邑县公安局相关负责人致电求证,但均未能接通。

10月16日,中国经济网记者联系到鹿邑县宣传部外宣办主任陈海棠,陈表示:“目前已经成立调查组,正在调查中”,记者追问相关调查会调查哪几项举报问题,对方则表示:牵扯到县里,能调查的都会调查。陈海棠还告诉记者:“因为事情比较复杂,相关调查何时出结果暂无时间表”。

  孰是孰非?举报事件双方陷罗生门

面对举报人的举报,辅仁药业分别于9月23日、24日发布两份声明予以否认。其中提到“所谓的‘举报材料’,纯属歪曲拼凑,毫无任何事实依据。我公司目前经营状况良好,朱文臣先生作为全国人大代表、知名企业家及著名慈善家,广受社会赞誉,我们欢迎社会各界到我企业实地考察、指导工作,以正视听”。

声明中提到:“2015年5月,该公司前高管邱云樵因涉嫌严重的职务侵占罪行被司法机关批准逮捕。其后,为协助其逃避法律追究,对司法机关和我公司造成压力,部分不法分子开始大肆造谣,编造并散布我公司及我公司法定代表人朱文臣先生所谓的‘骗取贷款’‘侵吞国有资产’等虚假信息。”

此外,相关声明还表示:“不法分子非法获取我公司商业机密及朱文臣先生及家人的公民个人信息并肆意散播,还编造所谓的‘违法犯罪事实’向社会传播,造成了极其恶劣的负面影响,已严重侵犯我公司及朱文臣先生及其家人的合法权益,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涉嫌构成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侵犯商业秘密罪、诽谤罪及诬告陷害罪。为此,我公司已向公安机关提出控告,要求追究相关嫌疑人的刑事责任,目前,公安机关已立案侦查”。

9月30日,文汇网河南频道报道,作为邱某樵的“老东家”,辅仁集团认为自己深受其害。辅仁集团近日在向相关部门汇报的材料中提到,自邱云樵被批捕后,武娇娇在某企业董事长李某某的唆使下多次对司法机关及辅仁集团进行要挟,要求停止对李某松的进一步调查及对邱某樵犯罪行为追究,但最终因协调结果不明显,武某娇迁怒于辅仁集团及朱文臣本人,随后冠以实名举报的名义开始大肆编造、散发关于辅仁集团和其董事长朱文臣的负面不实消息,甚至冒用该公司领导和员工家属名义向外造谣,对辅仁集团及朱文臣个人造成了巨大不良影响。

10月14日,中国经济网记者采访了邱云樵的律师翟呈群,他告诉中国经济网记者:“目前,该案还在侦查阶段,看不到卷宗,不便过多发表观点”。翟呈群律师向中国经济网记者透露:会见时,邱云樵态度很明确,认为自己绝对没有犯罪!

面对满城风雨的举报事件,举报人武姣姣还提供给记者一份《致全国人大代表朱文臣的公开信》。信中她说:“举报是公民的一项宪法权利。宪法规定:对于公民的申诉、控告或者检举,有关国家机关必须查明事实,负责处理。任何人不得压制和打击报复。”武姣姣在公开信中表示:“我实名举报的每一条罪状都属实,都禁得起推敲。”

对于辅仁药业对其“不法分子”、非法获取公司商业机密罪及非法获取公民个人罪等问题,举报人武姣姣则表示不理解:“如果都是造谣、虚构、捏造的,又何谈‘公司机密’、‘个人信息’呢?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朱文臣回应中搬出‘全国人大代表’、‘广受社会赞誉的慈善家’的身份,究竟意图何在?这些身份是保护伞吗?这些称号和人大代表的身份能证明其清白吗?”

武姣姣认为: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对朱文臣这种不谈具体事实,而以个人身份、以司法机关的名义定性审判的回应,其表示失望。

此外,对于声明中“公安机关已立案侦查”的说法,武姣姣则对中国经济网记者表示:鹿邑县公安局对实名举报人的举报内容不闻不问,却对举报人火速立案,其依据是什么?如果属实,是否是选择性执法,赤裸裸地打击举报人?

记者注意到,早在9月25日,法制晚报曾报道称,从河南警方获悉,辅仁药业集团公司的声明涉及警方的内容“不属实”,当地警方在事发后仅仅受理了该公司的报案材料,目前没有立案,没有侦查,更不可能上网通缉被举报人。

针对朱文臣被举报材料的真伪,河南警方一位警官则向《法制晚报》记者表示:“公民向国家机关或者通过其他方式进行举报属于其法定权利,公安机关在工作中一般也会将类似举报线索向纪委或者其他相关部门反馈。”

对于此事,近日中国经济网记者也曾向河南省鹿邑县公安局致电询问,但对方表示不知情。

  辅仁药业面临2015年对赌大限?

虽然辅仁药业在其官方网站连发两份声明,但作为上市公司的辅仁药业却不动声色。就在今年9月22日晚间,辅仁药业发布公告,称因控股股东辅仁药业集团有限公司正在筹划涉及公司的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公司股票自 2015 年 9 月 23 日起预计停牌不超过一个月。

随着朱文臣被举报一事不断发酵,此次举报事件会否对上市公司此次重组事项带来影响也格外引人关注。

日前,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上海天铭律师事务所宋一欣律师表示,如果公安机关立案调查,或者证券监管部门立案调查证实此次举报内容属实,可能会对上市公司重组进展带来影响。

不过,9月30日,辅仁药业发布公告称,截至本公告日,本公司正继续与有关各方研究论证重大资产重组方案,积极推动重大资产重组所涉及的审计、评估等各项工作。

中国经济网记者注意到,早在一年前,辅仁药业重组绯闻便甚嚣尘上。2014年3月21日,据和讯网报道,近日,在上海金元惠理资管有限公司的官网上正在售卖一个名为《金元惠理开药专项资产管理计划二期》的产品,该产品介绍中明确指出,该产品募资将“用于受让开封制药(集团)有限公司股权”,而开封医药正是辅仁集团旗下核心资产,也是注入上市公司上海辅仁的绯闻对象。

资料显示,此前开药集团的股东结构由辅仁药业集团有限公司、陕西必康制药有限公司和红杉资本领衔的私募投资者组成,三方所持股权比例分别为35.53%、29.07%、35.4%。其中,红杉资本还是陕西必康的股东之一。

上述报道称,陕西必康目前已完全退出开药集团的股东行列,其股份已由辅仁集团、开药管理层以及平安创新投的子公司平嘉鑫元、深圳基石等新进投资者接手。这一股权转让曾作为金元惠理所发行的一支资管类产品对外宣传。和讯网在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中的查询得到的开药集团股东结构也证实,目前,陕西必康已不在开药集团的投资人名录中,除了辅仁集团以及红杉等旧的私募机构外,还新增了北京克瑞特以及一批投资公司。

此外,据和讯网获得的一份开药集团此次股权变动计划书中的细节透露,对于新引进资金,辅仁集团承诺若无法在2015年底上市,将实施业绩补偿和回购协议等条款。即投资人届时有权要求大股东按照年利率15%回购投资人持有的全部股权。同时,双方还协商确定了业绩承诺,若2014年开药集团业绩未达6.5亿元,辅仁集团以锁定PE倍数的原则对投资人进行现金补偿。换言之,此次对赌协议,2015年底将是大限。

不过,对于开封药业上市的传闻,武姣姣对中国经济网记者表示:“开封药业伪造业绩,伪造税票,它不可能符合上市要求。”

对于上述诸多疑问,中国经济网曾多次向辅仁药业、朱文臣方面致电并发去短信,但截至发稿前尚未得到回复。

(原标题:辅仁药业朱文臣被举报侵吞国资、超生 鹿邑政 府介入)

14444142
游客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